返回主页杭州360杭报社区官方微博数字报
    唐元稹诗曰:“茶,香叶,嫩芽,慕诗客,爱僧家……”,一个“慕”字道不尽茶与文人的那种难分难解的情缘。的确,文人之于茶,犹茶之于水,诗魂与茶魂融而为一,如入忘我清境,内心的超脱与恬淡融入杯杯清茗。
    “泛花邀坐客,代饮引清言。”4月11日,应富阳市名品茶建设和推广工作领导小组、富阳市农业局、里山镇人民政府的邀请, 8位中国、浙江省作协会员赴云雾缭绕、茶香氤氲的富阳安顶山问茶采风。“茶引文人思”,今天本报刊出文学大家的新“茶经”,通过他们的作品共同分享安顶的山水神韵和千年贡茶的隽永清香。
心的安,绝顶的顶
陆布衣,国家一级作家,浙江省作协主席团委员,鲁迅文学奖得主,已出《病了的字母》、《新子不语》、《字字锦》等杂文随笔十余种。
      盘旋,又盘旋,再盘旋,越野车向着安顶山方向,我们颠簸在山峦间。
      窗外高树森然。四月初春,树叶、青草和野花的气息,浓郁,迎风扑来,醉人。
      在一个叫下洋钿坞的山岙中,有个洋钿土庙,在那,我们喝到第一杯山茶。主人很热情,也很实在:天有点热了,先喝杯茶吧,这是我们自己喝的土茶。虽是陈茶,做工也粗糙,却依然
泛着绿色,清香满口。
      这是一座小寺庙,历史却悠久,初建于明朝万历四十一年。庙里的墙上贴着许多名字和捐款的数额,钱款都不是很大。这座村民集资建在高山上的简陋小庙,目的很明确,保佑我们,让我们风调雨顺,善民们的心,和大山一样安静。
      越野车吃力地爬过一座山岭,突然下到一个缓坡。满目都是茶园,采茶女们正三五…[全文]
在景中说安顶
李杭育,一级作家,以“葛川江系列”小说闻名文坛,是我国新时期以来重要文学流派“寻根派”的代表作家,著有小说《最后一个渔佬儿》、《流浪的土地》等,现主要从事绘画和书法创作,任教于浙江理工大学。
      小时候,我生活在杭州南郊的九溪,那里是西湖龙井茶乡之一,那地方让我从小就熟悉了茶山,学会了采茶,爱上了绿茶。三十年前,我写过一篇小说叫《姐妹树》,说的就是九溪那地方的茶乡人家,小说不怎么样,但那里面有茶乡风情的许多描写。
      绿茶是茶的本色,茶叶原本就是绿色的。比
起红茶、乌龙、普洱等等,绿茶最少加工,亦即最大程度地保留了原汁原味。从前的文人雅士说起品茶,真正有格调的,必是绿茶,你再读一遍《红楼梦》就明白了。
      可事到如今,我不太爱喝绿茶了。原因很简单,如今常见的绿茶大都寡淡无味,和白开水差别不大。为了早产、多产,如今的人们…[全文]
找云雾茶

袁敏,浙江省作协副主席、《江南》杂志社主编。著有《重返1976》、《白天鹅》、《天上飘来一朵云》等数百万字的文学作品。曾获“新中国60周年有影响力的期刊人”、“首届浙江省优秀文学作品奖”、“2009—2011年度浙江省优秀文学作品奖”等。

      如果你想了解安顶山的心灵,那你就去山中寻找1000棵云雾茶树。时间最好是在清明过后,天气千万不要是太阳当空的晴朗,而要挑薄雾缥缈的阴天,若再有几丝凉爽的清风和细雨拂过你的面颊,那会更加惬意。
      你可以呼朋唤友,但你一定不要大张旗鼓,静谧是安顶山与生俱来的气质,热闹会打破它千年铸就的安详。假如你想洗涤浊世物欲蒙在自己
身上的污垢,你最好一个人静悄悄地离开都市的喧嚣,自驾车去往富阳的里山镇。
      路上,你可以在春光绮丽的富春江畔停下来歇歇脚,掬一捧柔软的江水洗一把脸;你也可以在沿途大片灿烂的油菜花地里拍几张照,让自己的身影融入金黄;你更可以眺望云雾缭绕的远山,让绿荫中流淌出来的音乐掠过你躁动的心房,你会感到一种清明与平和慢慢在体内…[全文]

苏沧桑,中国作家协会会员、中国散文学会理事、浙江省作家协会散文创委会副主任。发表文学作品200万字,出版散文集《银杏叶的歌唱》、《一个人的天堂》、《风月无边》、《所有的安如磐石》、当代第一部写西溪长篇小说《千眼温柔》等。荣获 “冰心散文奖”、“首届国风文学奖”等全国各类文学奖、散文奖。

      或许,我是恨茶的。
      我分不清茶的种类。除了爱喝的龙井、铁观音、茉莉花茶,其他即使国色天香,我也分不清它们谁是谁,更分不清真假。不管青的,绿的,白的,花的,我只看重水是否清亮,气是否香,滋味是否与我的口舌投缘,却从不想它们的高低贵贱,说实话,也记不住。
      然而,这个春天有点不一样。邂逅一种叫“安顶云雾”的茶,茶对于我,从高不可攀忽然变成了一种“家常”。
      富春江南畔,有一个叫“里山”的小镇,600米的安顶山上,种着漫山遍野的茶。从山脚颠簸盘旋而上,新开的山路仍是碎石黄泥,有一种小时候到乡下走亲戚的感觉。想,到这样的山顶采茶,得有多难。山顶倒是平整,蓝天白云下,清新的空气里,散落着茶树和采茶的人。正是中午时分,有些采茶人已经围坐在地上吃饭,五六个小菜就摆在地上,不见荤腥。仔细看,清一色的中年女子,脸庞红且黑,与遮阳的头巾帽子模糊成了一片。又想,这些女子,大多…[全文]
一种浪漫叫“淡定”

汪逸芳,浙江省文史研究馆馆员,《古今谈》副主编,浙江文艺出版社编审,中国作协、省作协会员。著有散文集《逸芳散文》、《行走的风》等。

      春天里正念着一个茶字,忽有布衣先生相约喝茶去,地点在诞生《富春山居图》的地方。富阳为入画之景,也是元四家之首黄公望的隐居之地,单就这一份悠远的历史,便有绵绵不尽的念想。站在安顶山上往下眺望,对面青山翠谷之中便有一缕幽幽不灭的画魂。
      黄公望喝茶么?喝安顶山上云雾茶否?
      有茶品是幸事,福事。安顶山上茶好,海拔700多米,昼夜温差15度,常年云蒸雾绕,茶的醇厚与鲜香便蕴于叶中。去之日恰逢山中阵雨,随风而来,随云而散,忽而阳光直泻下来,逶迤的山峦就像镀上了一层油,绿得锃亮。随着车行,隐隐可见绿叶之上有星星点点的白,下了车方知是采茶女的笠帽,看着茶女双手灵巧…[全文]
震武请我喝安顶云雾茶

孙昌建,都市快报图书工作室主任,杭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,浙江省作协诗歌创委会副主任,中国作家协会会员。出版个人诗集、散文、小说和评论二十余本。

      富阳里山,山里面的山?可车是从富春江南岸开过去的,后来面包车换成了越野车,沿一条新辟的泥路盘旋而上,三十分钟后头有点晕了。此乃安顶山,海拔六百多米,开窗后空气好得像到了川藏,头晕是因转山之故。
      这时我对里山还没找到感觉,视野之中有大片大片的茶园,不算很整齐划一,倒是野得很茁
大,也有开得正旺的油菜花,比山下要晚开半个月,还有不少新开辟出来的瓜田,说这里的高山西瓜根本就不愁销售……于是我在想,这就是里山吗?里山跟我有什么关系呢,我来喝一次茶或开一个会,这样的茶和会,我的一生不知有多少回,我也跟那些采茶女是一样的,我今年来过,明年可能不来了,我是一个过客,我的…[全文]
顶一盏茶

邹园,主任编辑。中国作家协会会员。浙江省作协全委会委员。散文创委会委员。著有《懒得握手》、《阳光发言》等多部散文集。代表作《懒得握手》获浙江省优秀文学作品奖。报告文学《沉重的诉说》、《断层的忧思》、《诗人出征》及部分散文、特写、报告文学获国家和省级文学奖、新闻奖。

      春日赏茶,来到富阳安顶山。是登了茶山,还是下了茶海?有幻觉了。估不准了。所有的绿,那么嚣张。翠色生猛,叶芽疯长,一直铺陈到天际。茶绿之上白雾轻绕,且行且散,漫不经心地飘,像极了无边的海。
      大模大样来看茶,自己却多年不喝茶。心底在说,其实是有些对不住茶的。
      怎么就轻信,茶是有碍安眠的“大忌”?人生在世,食五谷,生百病。喜怒哀乐,天灾人
祸,都不可避。眼下最热门那个单词——失联,刺痛地球快50天了。南印度洋海底的黑匣子耗尽了最后的电源,连续多天未能发出水下脉冲信号了……类似的揪心,使整个世界辗转反侧。所以说,让你吃不下睡不着的东西多了去,为何断定从中作梗的一定是茶,那盏芽尖碧绿,清芬袅袅的茶?
      再者,同为饮品,酒、咖啡、奶茶、汽水、果汁……直至诱人的“心灵鸡汤”,自…[全文]
痴醉墨灵峰茶

蒋金乐,浙江省作协会员、富阳市作协副主席、黄公望研究会副会长。曾做过报刊编辑记者、电视台主持人。已出版《回过头来还是我》、《漫谈黄公望和富春山居图》、《孙权故里》等书。

      一杯云雾茶,在灵峰山的茶席,等待大痴。
      灵峰山与大痴道人黄公望结庐的庙山坞隔江相望,痴翁喜欢到这里来写生。他特别喜欢山上那块大岩石,一站,就发呆。一发呆,就是老半天。下雨了,也不避,戴个笠帽,纸笔收进皮囊,继续在雨中发着呆。山民们晓得有这么一个爱淋雨的老头,索性把那块大岩石叫做了雨淋岩。
      灵峰山跟雨还真有交情。宋朝时,建有一寺,寺中菩萨祈雨特别灵,因此,叫了灵峰寺。山,也叫了灵峰山。
      痴翁陪铁崖先生杨维桢共游灵峰山,是在那年八月里的一个晴天。铁崖之前在江西做文教官员,但是农民闹事了,这张椅子是坐不稳了,便挂了官印,跑到富春江来投靠了痴翁,既是避难,又能和痴翁共读山水,过上了神仙…[全文]
读者中心 | 杭州日报概况 | 杭州日报2014广告报价表 | 杭州日报订阅信息 | 杭报在线概况 | 杭报在线特色服务 | 杭报在线广告服务 | 杭报在线联系方式
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:浙B2-20060221 |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:1105105 | 浙新办[2009]6号 | 浙ICP备09007559号
本网站为杭州网支站 | 地址:杭州市体育场路218号(邮编310041) | 电话:0571-85109999 | 发行热线:85170671 | 广告热线:85052559